2006-03-31 23:36:45

2006 YAPC 東京行 (Day 4)

今天為了要去築地, 早上五點就起床了. 結果五點時, 天色已經微亮. 原來早上這麼早就亮了. 早上的街道果然沒什麼人, 只有收垃圾的.

到了築地, 往市場內走去, 沒多久就找到了大和壽司. 因為早上賴了一點床, 到築頭又要轉車, 所以看到大和壽司時, 時間接近七點, 外面已經排了兩圈人! 我們兩個排上去, 就出現了第三圈.

隔壁沒多遠是壽司大, 這個在我的旅遊手冊裡有寫, 不過排的人就少多了. 我們大概等了十幾分鐘, 就輪到我們. 趁著在外面排隊, 透過窗戶看了一下裡面的狀況. 原來它是的店面, 哪一間有空位, 就會請客人進去. 裡面的店小小的, 客人坐下之後, 就只容一人側身而過.

像我們這種不會講日文的, 當然就是直接點 set. set 是 3150 日圓. 想看我們吃了什麼東西, 請看我的相簿. 肉非常的新鮮, 吃起來真是令人感動. 不過, 一早吃這些好像太多了一點.

吃完之後, 人是從另一個方向出去的. 之後我們就去市場裡逛一逛. 市場非常大, 但是攤位沒有特別地大, 很難想像裡面到底有多少攤位, 而且別人怎麼知道什麼攤位在哪裡.

我們在市場裡晃了沒多久, 就往下一個地點濱離宮前進. 跟築地相隔並不遠, 直接用走的. 到了那裡, 才知道它九點才開, 但是當時才八點, 所以隨便拍了一張門口警衛站崗的照片就走了.

下一個預計的地點是皇居外苑. 去那裡還滿麻煩的, 先一直走到新橋站, 再坐到三田, 再坐到二重橋前. 我跟老婆三年前去的時候, 也有去過那裡. 今天舊地重遊, 感覺很好, 不過如果旁邊的人是老婆就好了.

皇居外苑的公園跟上次來的時候不太一樣. 當時是秋天, 公園裡都是樹, 但是現在樹都光禿禿的. 不變的是流浪漢還是不少.

我們走到二重橋前, 那個時間還沒什麼遊客, 我們兩個開始拿出相機拍攝, 連腳架都拿出來了. 不過腳架架好沒多久, 遊客就來了, 我們就先跑到二重橋旁的廣場. 之前來不知道那裡可以進去, 因為站著警察. 這個廣場旁有盛開的櫻花, 配上護城河, 風景真是美麗. 後來我們在這裡拍得差不多了, 準備走一圈, 往皇居的另一個方向的公園前進.

走沒多遠, 到了旁邊的櫻田門, 發現在城門邊又有一株盛開的櫻樹. 兩個人又在這裡謀殺了不少底片... 哦, hc 才有謀殺, 我的是數位的, 沒得謀殺. XD

我們沿著皇居外圍走去, 一邊是護城河, 一邊是馬路, 但是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協調的地方. 也許是因為這裡的車子數量並不特別多, 而且都很有秩序吧. 我還在路上看到一台車頂開放的雙層巴士, 應該是專載觀光客的. 不過不知道是要從哪裡坐.

其實路上就已經到處可以看到櫻花了. 不管是在外圍的草地上, 還是在馬路上. 公路上也看得到一排的櫻花.

在經過一個上坡之後, 我們走到了半藏門. 旁邊就是我們的目的千鳥公園 (有個漢字打不出來). 更讚的是... 櫻花! 是櫻花! 是一排連綿的櫻花!

宮川, 謝謝你, 選在這個時候辦 YAPC::Asia 2006.

櫻花樹下, 有空位的地方都被人用藍色帆布佔了位置, 有的位置有人顧, 甚至有少數的位置已經開始在飲酒作樂了. 也許是因為櫻花盛開, 今天雖然不是週末假日, 但是公園裡也是很多人. 還有保母帶著小朋友出來逛. 也看到了帶著大傢伙出來拍照的人. 不知道在別人眼中, 我算不算也是帶著大傢伙出來的人.

千鳥公園的長度並不算很長, 所以走一段就走完了. 之後我們就轉往自由之丘去.

自由之丘在東京西南方, 我們坐到涉谷轉 JR. 坐到那裡, 出了車站之後, 就隨便亂走. 我忘了確認有什麼地方可以看, 所以也只能隨便亂走. 這裡的建築物風格跟東京就不一樣, 有歐洲的風味. 有<一個賣場甚至還作出威尼斯的風味, 有流水, 橋, 跟觀光船. 不太常出去逛街, 不知道台灣有沒有類似的地方.

因為已經下午一點多了, 我們開始積極找食物. hc 說他來日本第三天了, 還沒吃到拉麵, 所以我們就走了一間在隱密地方的小麵館, 叫了白味噌叉曉拉麵. 日本拉麵的湯頭味道非常濃郁, 我覺得應該是這樣的關係, 讓麵吃起來很香, 而且也吃得飽.

吃完拉麵之後, 就往車站走去, 向上野出發.

一出上野車站, 看到的就是龐大的人潮. 跟著人潮走, 就看到了櫻花! 是櫻花! 兩旁夾道的連綿的櫻花, 寫著贊助者的小燈籠在樹下飄揚, 而中間則是川流不息的人潮. 不知道為什麼, 星期五怎麼會有這麼多人, 也許其中有一大半都是遊客吧? 很難想像週末會是什麼情景.

兩旁櫻下依舊有佔位置的藍色帆布, 不過看起來只要是可以佔位子的地方, 都已經被佔掉了. 有點懷疑是不是有提供佔位子服務的行業 (笑). 我們跟著人潮在櫻樹下前進, 也順便拍櫻花. 日本人大多人手一支手機, 而手機就有照相的功能, 所以都直接拿手機出來拍. 不知道手機拍出來的效果如何? 今天陽光很大, 光線很不錯, 應該隨便拍都好看.

我們在步道的半途就轉往觀音寺, 在那裡略事休息, 拍拍照, 買些御守回去送人, 接下來就往不忍池走去. 不忍池那裡也都是人. 池中只剩枯枝, 我猜那原來可能是蓮花? 池邊也有櫻樹, 以池水作為背景的櫻花看起來真是賞心悅目.

因為我們接下來預計的行程是從淺草坐水上巴士去台場拍夜景, 而現在已經四點多了, 所以就直接往淺草前進.

不管誰跟你說淺草跟上野距離很近, 請不要嘗試走路過去. 要.走.很.遠......

最後我們還是走到了. 映入眼簾的, 就是淺草寺著名的雷門大燈籠. 它已經快變成東京的象徵了, 到東京玩的人, 大概都會來這裡拍拍照. 雖然上次來過了, 不過這次既然又來了, 就再拍拍雷門吧, 表示我這次也是有來.

這次跟三年前來的不同, 就是有人在招攬人力車的生意. 記得三年前來沒這個東西. 就是會有人拉著你, 沿著淺草寺晃一圈, 然後在景點停下來跟你講解. 不過有點好奇他們有沒有提供中文的講解服務?

我們沿著仲見世往淺草寺逛去. 仲見世一樣還是人很多. hc 看到一個身著和服的妙齡女子, 大膽上前詢問可不可以拍照, 結果遭到斷然拒絕. 大概是遇到太多人問了吧. 其實在路上, 根本看不到身著和服的妙齡女子. 即使是在淺草寺, 也很難看到幾個. 我們猜她可能已經被問得很煩了吧? :p

其實雷門之後, 淺草寺之前, 還有一個門, 但是好像一點也不出名, 我也忘了那個門叫什麼. 三年前來的時候, 那裡好多鴿子, 我們還拿出食物來餵鴿子. 因為老婆不敢餵, 所以是由我去餵鴿子, 餵到鴿子都爬到我身上來了. 鴿子多到旁邊也有人拿起相機照我. 不過今天去就沒什麼鴿子, 可能已經五點了, 鴿子都下班了.

淺草寺前逗留了一下, 就從側門走出去. 走著走著, 還剛好看到一間二手相機店, 裡面擺著許多的鏡頭. 那些都是老鏡頭, 是屬於它不認識我, 我不認識它的那種等級. 還有看到相機前端打開, 出現的是蛇腹式的鏡頭. 真是令人好奇這是什麼神兵利器. hc 對這間店有興趣, 我們進去看了一下. 店小小的, 兩個人進去就滿了. 不過店很小, 而且全都是老鏡頭, 像我是沒幾支認識的. 看沒多久就走了.

走到水上巴士搭乘處, 發現往台場的最後一班是三點半. 也就是說, 我們沒辦法坐水上巴士去台場了. 不過五點多了, 坐水上巴士過去可能也沒什麼意思, 會看不到沿路的橋.

水上巴士搭乘處旁邊就是隅田公園, 也有許多的櫻花. 不過天色漸暗, 而且我們已經拍了一天的櫻花, 沒什麼想拍的興趣. 倒是看到另一個重裝備. 有人拿出我認為足以用來架設五零機槍的腳架, 拿出看起來很大的相機, 裝上上面寫 220 的底片, 在那邊要拍對岸的建築物. 這個又不知道是什麼神兵利器, 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

沒水上巴士可以坐, 就坐地鐵去吧. 在新橋換海鷗百合號, 在台場海濱公園站下去. hc 有找好晚餐的地方, 但是沒有抄地址出來, 所以我們花了一點時間尋找, 還好最後找到了. 晚餐在築地玉壽司, 而它旁邊很巧地, 就是三年前, 我跟老婆來吃的和幸. 和幸的豬排飯滿好吃的. :)

晚餐點的是吃到飽, 四頁菜單上的東西隨便你. 有兩頁是握壽司, 兩頁是手卷. 我們就把握壽司上的項目, 扣掉幾個沒興趣的, 一樣一樣地點來的. 有些當日沒有. 到結帳前, 我們吃了大概三十個的壽司. 價格是 3650. 好飽. :D

吃完晚餐之後, 就去拍彩虹大橋. 這是我第一次拍夜景, 先試著調整設定, 然後接受 hc 的建議, 把光圈縮到 22, 改用 B 快門. 不過那晚風太大了, 就算架起腳架, 最後的照片看起來還是有晃到. 只有幾張比較輕微, 照出來還可以看.

發現到因為大風造成影像會晃, 我們就走了. 離開前, 順便去拍一下台場摩天輪. 我們直接在天橋旁找了一個地方, 就在那裡拍起來了. 不過風大, 天氣又冷, 會這種天氣下拍照的人真是神經病啊. XD

最後我們回到旅館的時間是十點半左右. 總計今天在外面活動的時間超過十六個鐘頭.

由 plasma 於 11:36 PM 所發表 | 迴響 (0)

2006-03-30 23:46:52

2006 YAPC 東京行 (Day 3)

今天也是八點就起了一個大早. 結果昨天洗的衣服, 在烘了兩次 (一次半個鐘頭, 100 羊
), 經過了一晚的除濕, 結果還沒乾... 但是今天還是要換房間, 所以還是就直接打包了. 之後就不用再換房間, 所以接下來只要一直掛著就好了. 但是我怕今晚沒內衣可以換啊...

因為昨天走過了, 所以今天走起來還滿順的, 起碼不用像昨天有點繞路. 今天又比昨天更冷了. 但是我相信會場一定會有暖氣, 又要一直穿穿脫脫.

今天就分成兩個 track, 所以要聽自己有興趣的話, 就得跑來跑去了.

第一場去聽 clkao 的 Marrying Perl with Other Languages, 講的是讓 javascript 可以使用 Perl, 甚至是 Perl 的 CPAN module. 剛開始還聽得懂, 到後面就不太了解了...

第二場是 Marty Pauley 的 Template Toolkit. 比較有趣的在他用 tt 來寫 Java. XD

接下來趕到別的場地. 接下來是 Damian Conway 的 Perl 6 Update, 解說 Perl 6 與 5 之間的差別. 有滿多的語法被 *修正* 了, 有許多更懶的運算子被發明出來了. 其中在提到 subscription 有一句話我最喜歡: "Zen slice": You give nothing, you get everything.
Dave 介紹 DateTime. 時間看似很簡單, 但是考慮到全世界的話, 它就會變得非常的複雜. DateTime 就是將 CPAN 上適合的模組結合在一起, 然後透過 DateTime 模組提供一套完整的日期時間操作界面. 因為 Dave 有一個台灣老婆, 所以有幾個很台灣的例子. 像是計算到七夕還有幾天的程式, 這樣才可以送禮物給老婆. 另外就是蔡明亮的 "現在那邊幾點". 如果用 DateTime 的話, 電影不用 30 秒就演完了.

中午還是一樣各自出去找東西吃. 我們去昨天看到的小麵館. 兩個人站在櫥窗前研究要吃什麼. hc 想吃的那個, 有個字看不懂, 所以最簡單的方式就是: 用 pda 拍下來給人看. 結果老闆娘有老花眼, 看不清楚, 所以只好把看得懂的部份唸給她聽. 果然是自家的產品最熟啊, 馬上就知道是什麼. 他點了一個咖哩蕎麥, 我點了天婦羅蕎麥. 兩個人坐定之後, 我就跟他說他跟昨天一樣都吃咖哩, 才發現他並不想吃咖哩. 麵吃起來不錯, 又不會太鹹. 三年前來東京的印象是, 麵鹹得跟什麼一樣. 不過天羅婦蝦子大概應該一開始就吃掉, 後來吃的時候, 那個麵衣都散了.

吃完之後, 爭取時間去旁邊的八幡神社拍櫻花. 白天拍起來果然很好. 我們在那邊大概停留了十分鐘, 還順便幫小球買了一個除厄御守.

下午第一場 Audrey 是 Learning Haskell. 我是第一次聽這個, 感覺還滿有意思的. Haskell 果然是外星人的產物啊.

接下來是 Clkao 的 SVK. 這個聽過很多次了, 不過這次比我一年前聽的有些不同. 之前聽感覺就只是在講而已, 這次聽就生動許多, 比較能吸引人.

接下來是 Marty Pauley 的混合語. 基本上就是把 Perl 6 中改進的地方, 把狀似日本語的部份取出來. Larry 在 Perl 6 開始構思的時候, 開始學日文, 所以很多地方都有日文句型的樣子. 其實我覺得只是因為在東京舉行, 為了迎合觀眾而已. XD

那, 其中有一句頗有趣的: Ruby is the reason that Perl 6 is created. 看來 Ruby 從 Perl 5 偷了許多東西過去, 而 Perl 6 再從 Ruby 偷東西過去.

Damian Conway 接下來介紹魔法良好的 module. 最好的 module 是只要 use, 不用再多別的指令, 或是只提供很簡單的指令, 就可以完成許多事. 像 IO::All, 只提供一個 io(), 就可以作完所有的 IO. 接下來他介紹 Smart::Comments. 不用額外多加指令, 只要寫寫註解, 再 use Smart::Comments, 就自動提供除錯訊息.

Ingy 為大家介紹他在台灣到東京的路上完成的 Sporx. 我能作證, 因為我們坐同一班跟火車飛機. 接下來介紹 WIKIWYG, 就是可以直接在編輯 wiki 時, 就可以直接看到最後結果的頁面會長得什麼樣.

接下來就是 Lightening talk. 每個人的時間很~短, 太長還會被打鑼. 其中最有趣的是竹迫良範的 slide. 裡面有許多有趣的東西, 節錄如下:

  • 新世紀福音戰士第一話, 使徒襲來. 接著放上 Larry Wall 跟 Damian Conway 的照片
  • Pair Programming 的意思是 Two managers per developer.
  • Waterfall 式的開發方式最後就是掉到瀑布下面去了.
  • 保有工作的最好方法, 就是寫出別人看不懂的程式碼 (Job security by unreadability).

最後就是 Larry 作結語. 因為 Fedora 不太乖, 一開始就等很久, Larry 就開始在台上玩手影, 吹口哨. 後來雖然開起來了, 但是還是有問題. 後來是 Audrey 拿 nb 借他, 才順利繼續下去. 他一開口說話, 給人的感覺是滿溫文的人, 講話小小聲, 慢慢的. 我猜會場有不少人睡著了. 他就許多不同的層面, 來說明為什麼 Perl 要這樣設計, 為什麼會受歡迎.

最後當然是滿堂彩.

結束則由本次的主辦人, 宮川上去作結尾, 也結束了 YAPC::Asia 2006. 幹得好啊, 宮川.

結束是六點半, 我打算去大井町的 Book off 看一看. 到那邊大概是七點十幾分, 所以大概只有四十分鐘可以逛. 會想去大井町的 Book off 的原因是, 那裡有小孩的東西. 書在二樓, 小孩東西在三樓, 所以先去三樓逛一逛, 最後買了一支玩具手機給小球. 它看起來有照相的功能. 等回台灣就知道了.

回到二樓, 逛沒多久就打烊了. 出來就往車站的方向找東西吃. 這幾天晚上風都大得跟什麼一樣, 又冷, 都快受不了了. 途中還遇到有兩位小姐, 其中一位的腳踏車倒了. 我上去幫她扶起來, 嗯, 滿是酒味. 她一直跟我道謝, 但是不會講日文, 不知道要回什麼, 只能陪笑.

最後去了哞姐推薦的松屋. 果然是滿便宜的, 味道也不錯. 不過兩個人都覺得不太飽, 回來的時候又買了泡麵回旅館吃.

明天要早起去築地, 但是洗衣服, 烘衣服, 寫 blog 跟上傳照片好像花了太多的時間... 現在已經日本時間十二點四十五分了...

由 plasma 於 11:46 PM 所發表 | 迴響 (0)

2006-03-29 22:52:58

2006 YAPC 東京行 (Day 2)

今天的議程從九點半開始, 考慮到起床梳洗, 走路到會場, 以及報到的時間, 決定八點就起床.

hc 的手機跟 morning call 很盡職, 八點就把人叫起床了. 因為今天要換房間, 所以得一併把行李整理整理, 一起帶到櫃台去. 櫃台小姐還是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位, 她是不用睡覺嗎?

我們今天換條路走到蒲田車站去. 巷子的人不算太多, 街道很整潔, 跟在台北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難怪日本人到台灣住會住不習慣. :p

八點多應該還是上班時間, 路上人好多. 隨便停下來不知道會擋下多少人. 我覺得很有趣的是騎腳踏車的人滿多的, 而且很多都是騎在人行道上, 但是感覺大家都很習慣了, 人車都相安無事. 應該要歸功於東京的人行道還滿大的, 而且保養完整, 沒有到處坑坑洞洞, 走在路上不需要閃來閃去. 在台灣, 一條路要從頭到尾都走在人行道, 而且不用閃躲坑坑洞洞還滿難的.

到了會場, 還在準備中, 而且有一些人也已經到了, 站在那邊等. 我們兩個外國人不知道要怎麼辦, 所以也跟著站在那邊等. 過了大概十分鐘, 開始報到, 就發現我們陷入困境了. 大家排隊的那一排, 每個人都拿出一張票卷, 但是我們是國外報名的, 根本沒有. 剛好 Don Cogai 經過, 問了一下, 然後叫我們排在大家排的那裡. 等到輪到我們, 工作人員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後來發現我們應該排旁邊那一個報道攤位就好了. 雖然順利完成報到, 不過已經有很多人進去了, 搶不到好位子.

希望明天早點來可以搶到前面一點的位子. 今天坐的位置離講者有一段距離, 議程期間又暗, 完全沒辦法拍照.

首先是宮川先作開場. 接下來就是 Audrey 的 pugs. 看來 Dan hotel 不但提供住宿, 還提供翻譯, 接下來所有的外國講者的 slide 裡都有日文. :)

Audrey 在這場 session 中還是發揮了她的魅力, 底下的聽眾也都聽得很高興.

接下來是以有許多瘋狂想法出名的 Ingy. 這場中比較有趣的是 Ingy 當場表演 orz. 不過因為前面太暗了, 我又坐得比較遠, 沒辦法拍. 後來的會後會倒是表演了一下讓我慢慢拍. :)

Ruby 的發明人 Yukihiro "Matz" Matsumoto 也在 YAPC 有一場 session, 講的是文字的編碼. 由於他的投影片都是以日文寫的, 宮川就在頻道裡即時翻譯投影片上的文字. 這讓我想到去年的 YAPC, 我跟其他人也是在頻道上即時翻譯 Audrey 的投影片, 有空就翻譯他講的話. 不過 Audrey 那次講得飛快, 光是要追上投影片就來不及了. 那時還真熱血.

中午是出去吃的. 我們一路走到附近的商店街, 不過人太多了, 最後就化整為零, 各自打散. 我跟 hc 跟 clkao 跑去一間賣丼的店, hc 完全看不懂日文, 我跟 clkao 兩個在那裡邊看邊猜什麼菜, 最後也是完成了點餐的動作. 我覺得去日文之前可以作的事, 就是用力看日本美食節目, 儘量學菜名, 這樣在點餐時才不用在那裡猜半天.

會場跟商店街中間有一間神社, 裡面有櫻花, 我們就在外圍拍了一些照片.

The first postmoderm computer language vs the first Babel-17 computer 大概是今天最有趣的 session 了. 高橋的投影片作得很有特色, 一張只有一句話, 最下面則是英文翻譯. 每個日文字都大得不像話. 而且他講話又快, 一時之間突然有自己在看新世紀福音戰士片頭的感覺. 內容非常生動, 連我看不懂日文也是聽得很高興, 大概是今天最 high 的 session. (其實此時 wireless 不通也是原因之一... XD)

接下來是 Damian Conway 的 session. 一開始就明講, 講者的遵循事項: 不要在大家很累的時候講, 不要是最後一場, 尤其是不要在高橋之後講 *狂笑*.

照片是很重要的, 當你看到能劇變成搖滾樂, 和服少女變成 109 辣妹, 而正坐的僧侶變成 Austin Power 裡的 Dr. Evil, 你就知道 Damian 想要表達什麼了. 不過中間就中規中矩了. 英文說得很慢, 句子很簡單, 應該是為了要讓觀眾了解他在說什麼. 果然語言的隔閡是最大的障礙啊.

Conference 預計的要早結束, 所以還有四五十分鐘. 外面看起來還滿亮的, 我就找 hc 一起出去逛逛, 順便拍拍旁邊神社的櫻花. 結果光線還是不夠亮, 所以最後我們就在附近逛逛, 順便找一下有什麼餐廳是可以明天來吃午餐.

會後會是在附近的一間叫你好的中國菜餐廳吃的, 整間被我們包下來. 大家在差不多吃飽之後, 就都站起來跑來跑去. 最受歡迎的就是 Larry Wall 了, 一堆人排隊等著跟他照相跟簽名. 有點懷疑他有沒有吃飽. :p

因為訂位到九點, 所以九點就解散了. 我們在走回蒲田車站之前, 經過商店街, 看來有許多是酒店的人在拉客, 還拉到我們這裡來了. 記得以前西門町也是有人會拉客, 還會動手拉人. 這邊就只是站離人一段距離在講話而已. 反正也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就快步通過.

回到旅館倒是滿快的. 今天兩個人住兩間單人房. 我把東西放好之後, 就出去打電話回家. 樓下的免費電話沒辦法打預付卡的電話, 只好跑出去. 結果是丈母娘接的, 而老婆帶小孩出去看中醫. 掛了電話, 發現對面有舊書店, 就跑進去逛了一下. 發現了全彩版的 Akira, 不過是封起來的, 只能看到外面白白的封面. 價格非常地高貴, 要一萬多元. 沒什麼有特別興趣的, 就回旅館了.

嗯... 路上沒什麼車的話, 日本人也是會闖紅燈的...

由 plasma 於 10:52 PM 所發表 | 迴響 (0)

2006 YAPC 東京行 (Day 1)

今天從台灣坐國泰 CX450 到日本. 坐飛機沒什麼特別的, 就在第一航廈用電子機票換登機證, 通關, 坐飛機, 在飛機上吃餐點, 降落, 出關.

飛機上在每個座位上都有個人娛樂系統, 但是 hc 的就一直停在 System Loading 的畫面. 雖然他第一次看到這個, 但是他無緣玩一玩. XD

然後我的舊護照上還有日本簽證, 但是查驗官看都不看, 直接就給我落地簽了... 害我還帶兩本護照.

前一天 hc 己經跟宮川約好吃晚餐的地點, 於是我們就坐 Skyliner 到日暮里轉 JR 山手線, 但是我們到月台時, 車子已經到了, 一行人就一路衝上車子, 結果 Ingy 趕不上, 我們就只能隔著車門跟 Ingy 對望...

在火車上, gugod 試著打電話給宮川, 但是電話一直打不通, 就假設 Ingy 大概也打電話給宮川了. 到了秋葉原, 我們在月台上等了兩班車, 沒等到 Ingy, 想說他可能已經跟宮川連絡好了, 於是我們就直接去晚餐地點.

過程有點迷路, 一行人在那裡繞啊繞, 結果就看到 Ingy 走過來了. 我們很高興地合流之後, 又繼續迷路, 不過最後還是找到了. 一群人坐了兩桌, 己經酒酣耳熱了. 如果要我一個人來這種居酒屋的話, 鐵定是沒膽子進來的. 能夠在居酒屋吃飯, 真是一個相當不錯的經驗.

吃完了, 大概也九點半了. 一出來就發現在下雨, 還好離車站不遠. wakatono 剛好住在蒲田, 也就是 YAPC::Asia 會場所在地區, 也是我們住宿的地方. 所以我們就跟著他走. 他也很好心地帶我們走到東橫 INN 蒲田 II. 我們就在門口跟他道別.

然後就到了今天最有趣的地方. 把預約資料給櫃台之後, 居然跟我們說兩個男人不可以睡在一張雙人床... 於是我們就在櫃台喬了半天, 最後變成今天住兩人房 (兩張單人床), 明天住兩間單人房, 後天之後住兩人房. 要換兩次房間, 而且早上就要把行李拿下去, 讓他們幫我們換到新的房間去. 好麻煩啊.

不過起碼住的問題解決了, 不用流落街頭. 然後費用比原來貴.

房間的設備還滿不錯的, 房間在東京應該可以算大了吧? 畢竟是要放兩張單人床的空間. 而且還有網路可以用. 因為只有一個網路 port, 所以 hc 那台當 gateway 讓我用無線上網.

因為我這次立志要當愚蠢的觀光客, 要到處拍照, 所以拍了許多照片. 但是小黑上不能跑 flickr uploader. 但是古人有云, 壞人講的話一定要聽, 所以我記得有個 p5-Flickr-Upload 的 module 可以用. 剛剛花了不少時間把它裝起來, 因為東橫 Inn 好像擋 ftp 的樣子, ports 沒辦法直接抓檔案...

由 plasma 於 12:40 AM 所發表 | 迴響 (0)

2006-03-19 01:26:44

Topload 65 AW

之前寫了一篇 blog, 有提到跟朋友借了 Topload 65 AW 相機包. 這篇就是有圖有真相.

首先, Topload 65 AW 跟 Photo Runner 排排站. 中間的 350D 是用來比較大小的:

DSCN2853

把行動相簿跟 Sigma 18-200 旅遊鏡放進去:

DSCN2855

加上隔板:

DSCN2856

旅遊鏡完全看不到了.

接著把接上 50/f1.8 鏡頭的 350D 放進去:

DSCN2857

可以看得出來機身平面的空間還很大. 加上手把的 350D 要放進去應該不成問題, 不過我沒手把, 沒辦法試.

把拉鍊拉起來, 證明可以放得進去:

DSCN2858

因為 50 的鏡頭比較小, 這樣的放法就可以帶一機兩鏡. 但是如果接上機身的是 18-200, 那麼 50 就沒辦法帶.

Topload 的網頁上的照片, 都是把這個袋子掛在胸前. 不過我試背的感想是, 好像是要去跳傘啊... 覺得還是側背比較合適.

由 plasma 於 01:26 AM 所發表 | 迴響 (0)

窮人白平衡鏡

看到這篇"[DIY] 白平衡濾鏡", 想說也沒花多少錢, 就跟著來試試看好了.

製作過程就不說了. 文章裡寫得很清楚.

這是自動白平衡:

IMG_3482

使用窮人白平衡鏡, 自訂白平衡後再拍一張:

IMG_3483

顏色看起來就比較正確了.

再拍一張國家地理雜誌的攝影精技封面的灰卡. 有興趣的人可以抓圖回去看看 histogram 分佈如何:

IMG_3484

照片是手持拍的, 有手震, 但是我想重點是在顏色, 不是在清楚, 應該沒什麼關係吧? :p

由 plasma 於 12:29 AM 所發表 | 迴響 (0)

2006-03-17 23:36:27

Lowepro Photo Runner

月底要去 Yapc::Asia, 考慮要把相機帶去. 不過我並不想帶著 Reporter 200 去. 畢竟對於只有一機二鏡的我來說, 背著這包去日本嫌大了點.

所以開始找其它比較適合的相機包. 預計是帶一機一鏡, 不過如果可以, 我不反對帶一機兩鏡. 畢竟 50m/f1.8 的大光圈在某些場合還是比較好用.

本來是考慮 Topload 65 AW, 不過在網拍上下訂之後, 發現可以跟朋友借. 而同一賣家有賣 Photo Runner, 再加上自己本身就有使用腰包的習慣, 感覺這個應該不錯. 寫信去問之後, 賣家願意讓我換, 所以我就改訂 Photo Runner.

今天收到 Photo Runner, 一回到家, 馬上就拿出來看看:

DSCN2842

另一面:

DSCN2845

可以看得出來它除了有腰帶, 也有側背帶, 可以當腰包, 也可以當背包.

把上面的拉鍊打開來, 看看裡面:

DSCN2846

隔間看起來還不錯, 很明顯地有兩片是用來承載機身, 還有一片是隔開一個獨立的空間.

主角 350D + Sigma 18-200 旅遊鏡上場了:

DSCN2847

這樣可以看得出大小. 它算是很大的腰包, 很小的背包. :p

調整一下隔間, 把相機放進去看看. 真的是放得進去:

DSCN2848

把行動相簿跟 50m/f1.8 也放進去:

DSCN2849

換個角度, 看得比較清楚:

DSCN2850

可以看到 50m/f.18 左邊還有一個隔間可以放東西.

把拉鍊拉起來. 真的是可以放進去, 沒有問題:

DSCN2851

外部還有帶子, 可以掛上簡易腳架 (說明書寫的):

DSCN2852

這個腳架是家父不知幾十年前買的, 以現今的眼光來說, 應該算是簡易腳架吧? :)

既然腳架可以這樣掛, 那跟 hcchien 一起行動時, 就這樣掛著到處拍照吧.

後來試驗的結果, 那個空間還可以把吹球放進去. 不過既然是旅遊要帶的, 當然要放錢包等隨身物品囉. 試了一下, 可以放錢包跟 PDA, 還稍微有一點空間.

由 plasma 於 11:36 PM 所發表 | 迴響 (1)

去郵局領掛號信

老婆好幾天前就收到一封郵件招領的明信片, 但是一直都沒有空去. 今天一早起床, 發現小球已經被老婆帶出門了, 我就不用再帶小球出門, 乾脆就去郵局幫老婆領一下好了.

因為不是本人, 稍微想一下, 就帶著自己的身份證, 印章, 戶口名簿, 以及郵件招領的明信片. 前三樣應該可以證明我們住在同一個地方, 而且是夫妻關係吧.

到了郵局, 把這些證件交給櫃台, 那位先生低著頭看著那張郵件招領, 說: "她的印章有沒有帶?" "沒有耶." "要她的印章才可以哦." "可是我是她先生, 用我的印章不行嗎?" "對不起, 要她的印章."

好吧, 那算了, 叫老婆自己來領好了.

不過我想了一下. 如果郵差到家裡來按門鈴, 我拿我的印章出去領, 好像也是可以領啊... 最多就問一下跟收件人的關係.

嗯...

由 plasma 於 10:51 PM 所發表 | 迴響 (0)